5.運河與海灣

        哥倫佈在中美洲發現了哥斯達黎加後,16世紀,西班牙人就征服當地的瑪雅人和阿滋特克人,把哥斯達黎加變為西班牙隔著大西洋萬里外的"最南部的一個省"。
        1940年代,哥斯達黎加宣告獨立,並在1950年通過憲法,成為世界上第一個不設軍隊的國家。一個國家沒有了軍隊,也就沒有戰爭。哥國政府把軍費開支用於教育,全國中小學全部實行義務教育,12%的人口能接受高等教育。成人識字率為95.8%,教育水平居拉美國家前列。

         記得有篇報導,北鄰尼加拉瓜有個五百年的夢想,亦要開拓另一條"大運河",要與哥斯達黎加南部的"巴拿馬運河"一樣,把太平洋和大西洋連接起來,但更寬更長,可讓在巴拿馬運河不能航行25萬噸的油輪也能通過。2010年底,尼加拉瓜因南部聖胡安河(Rio San Juan)邊界小島主權與哥斯大黎加爆發領土爭議,哥斯達黎加因沒有軍隊,沒有軍艦和飛機的對抗,經向美洲國家組織訴願未果後,已轉往海牙國際法庭進行訴訟。
        哥斯達黎加坊間流傳:食葉之蟻代替陸軍,金剛鸚鵡代替空軍,而鯨鱷取代了艦艇。我們已在雨林中見識過蟻類,今天將到運河和海灣,見識哥國的其它野生動植物。哥斯達黎加雨水充沛,土地疏鬆,水流低處,形成各種運河,坐上游艇,沿途觀看各種動植物,賞心悅目。第一次見到有導遊帶著地圖和書本上路,遇有什麼新奇東西,會翻查資料,務必讓我們明白清楚,很盡責。
        開艇後,船老大不停的探索兩岸樹林,尖銳的雙眼看看可否找到什麼野生動物讓我們看。忽然,他指著前面有猶如枯樹枝的東西,是一種難於發現的蜥蜴,全身和枯葉一樣顏色,它突然在水面疾走,被我們稱之為"水上飛"。導遊告知這種蜥蜴學名叫"Jesus Christ Lizard",因為它的四隻腳上的蹼十分大,所以可以在水面上飛跑。河水中有一隻鳥伸出長長的鳥頭遊行,遠看像一條蛇,故命名為蛇鳥(Anhinga)。又看到了鱷魚,學名SPECTACLED CAIMAN,上岸曬太陽,眼睛眨也不眨,相互嬉戲。坐在船上,慢慢欣賞兩岸景觀,沿途有猴類,各種爬蟲,多種鳥類,其中有金剛鸚鵡,它們的羽毛特別鮮豔亮麗,叫聲響亮,但不會接近人群,船在前行和晃動,所以較難拍攝到好鏡頭。導遊特別介紹了它們,說鸚鵡是夫婦般的雙宿雙飛,如其中有一隻夭亡,另一半會終身不再稼娶。不過老實說,因為遊艇可以高速行駛,響聲又大,大的鳥獸避之不及,收穫不能期望太大。
        游完運河,我們就去海邊。哥斯達黎加是個充滿陽光、椰林和海灘的國家。它東臨加勒比海,有212公里的海岸線,西靠太平洋,有1016公里海岸線。但我們今次叫司機自選一個天然海灣,讓我們去吃一餐真正的本地海鮮。這當然是行程外的要求,司機爽快,兜個圈也把車子開到了一個太平洋海岸邊的自然漁村。漁村不是旅遊景點,並不現代化,甚至是簡陋和陳舊。出海捕漁的船民上岸前,在離開一段距離的水域先把魚蝦蟹清理乾淨,魚腸肚拋回海中,引來一大群海鷗旋回。魚蝦上岸後送至岸邊的餐館進行烹飪。餐館不講究裝璜,樓面其實是個有蓬蓋而四面Open的大場地,設有石製的檯面和石凳,附近村民和路過的遊人面海而坐,炒上幾味生猛海鮮,要上幾瓶啤酒,油然自得地消遙老半天。我們環顧四周,這漁港樸素自然,婦孺在清理漁網和漁鉤,黃狗見到生疏人也搖尾親熱,鷺鷥在船舷上打盹,還有漁民在下棋。海鮮端上來了,各式各樣的海產混作一起的一個大盤,無配料,無味精,只有海鮮的原汁原味。我們邀請司機和導遊一起進餐,看海中有人衝浪,看海鷗飛翔,看漁舟歸航。
        幾天的旅途下來,心情舒坦,這裡沒有大都市的塵囂和壓力,充耳不聞手機鈴聲,連勵志的氛圍也不存在,生活是那麼恬靜、懶散、輕鬆、自然。這就是今次旅遊哥斯達黎加給我們留下的普遍印象。
 

運河之旅。差點撞上?
 

精靈

 

等待

 

 

潛伏

 

懶洋

 

野渡無人舟自橫

 

哥斯达黎加是个充满阳光、椰林和海滩的国家

 

 

漁船返港

 

生活是那麼恬靜、懶散、輕鬆、自然。

 
 

 

(返回)